热门搜索:

    行政复议决定书 绵游行复决〔2023〕第8号

    2024-01-02 14:24文章来源: 司法局
    字体:【    】 打印

    绵 阳 市 游 仙 区 人 民 政 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绵游行复决〔2023〕第8号

    申请人:李某。

    被申请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负责人:钱钧,该局局长。

    第三人:某公司。

    法定代表人:雷某,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陈某。代理权限:查阅、提交资料,对鉴定作出答复。

    申请人李某对被申请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游仙区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不服,于2023年3月27日当场向我机关提起行政复议,本机关于2023年3月28日依法受理。2023年3月29日,本机关向游仙区人社局送达了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游仙区人社局于2023年4月7日向本机关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以及相关证据材料;第三人某公司于2023年4月11日向本机关提交了参加行政复议申请书。第三人某公司于2023年5月9日向本机关申请司法鉴定,于2023年5月19日向本机关撤回该鉴定申请。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李某请求:撤销被申请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23年2月22日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并对“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腰扭伤”作出重新认定。

    申请人李某称:申请人系某公司员工,2023年1月9日20 时左右,当值夜班时不慎在值班室内扭伤腰部,2023年1月11日经某医院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及急性腰扭伤,以需手术治疗为由收治入院,并于2023年1月13日进行手术,2023年1月30日预后出院。公司于2023年2月7日向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申请,经认定,申请人急性腰扭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申请人认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结论不正确,理由为经某鉴定中心鉴定“急性腰扭伤”与“脊柱手术”有无因果关系,鉴定意见为手术治疗与上班期间不慎跌倒导致的“急性腰扭伤”有直接因果关系。

    申请人李某就上述申请事由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营业执照、工伤认定决定书、入院证、病史证明、司法鉴定意见书、病历档案(住院)、病情证明等证据在卷佐证。

    被申请人游仙区人社局答复称:一、本案基本情况:申请人李某系某公司安保员,于2023年1月9日晚20点左右,在安保值班室扭伤腰后回家休养,2023 年1月11日因感腰部疼痛前往某医院诊治,入院记录记载,经腰椎CT检查:腰椎退变,腰5/骶1椎间关节炎,椎间隙变窄,局部骨化增生,相应椎间孔狭窄,硬膜囊神经根受压,门诊遂以“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腰扭伤”收入脊柱外科.骨病科。某公司于2023年2月7日向本机关申请工伤认定,并在工伤认定申请表中明确受伤害部位为腰部。本机关于2023年2月16 日依法受理,于2023年2月22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二、事实和法律依据:(一)本机关有权对案涉工伤作出认定。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工伤保险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下称经办机构)具体承办工伤保险事务。”本机关作为绵阳市游仙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法享有进行工伤行政确认的法定职责。(二)本机关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程序合法。根据《工伤认定办法》(2010修订)第八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工伤认定申请后,应当在15日内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核,材料完整的,作出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的决定。”和第十八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出具《认定工伤决定书》或者《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本机关于2023年2月7日收到某公司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于2023年2月16日依法受理工伤认定,并于2023年2月22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符合法定程序,并无不当。(三)本机关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首先,根据工伤保险条例(2010修订)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之规定,是否应当认定为工伤应当满足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三个因素,对于“急性腰扭伤”发生于申请人李某在安保室值班期间,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三个要素,本机关依法予以认定为工伤并无不当。对于“腰椎间盘突出症”是否属于工伤。首先,腰椎间盘突出症是腰背部长期劳损退行性变,椎间盘被压缩丧失其正常的高度,椎体间距离缩短、脊椎骨前后的韧带因此而变得松弛,造成椎体之间活动过度,椎体边缘会出现微小的局部出血及渗出被吸收纤维化,局部骨质增生,从而引发,属于疾病,而非事故伤害。同时,根据申请人李某的入院记录,某医院门诊以“腰椎间盘突出症”做出初步诊断所依据的也是“腰椎CT检查:腰椎退变,腰5/骶1椎间关节炎,椎间隙变窄,局部骨化增生,相应椎间孔狭窄,硬膜囊神经根受压。”可见,以上检查结果系“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病症表现,并无法显示与其所称腰扭伤存在因果关系,因此,申请人李某要求重新认定的“腰椎间盘突出症”与工作时间和工作原因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对于申请人复议时所提交的某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首先,根据查询该鉴定机构的经营范围,并无法显示其具备鉴定腰椎间盘突出症与急性腰扭伤因果关系的资质。其次,该鉴定意见系申请人李某单方委托,在工伤认定阶段并未形成,工伤认定受理后本机关也未收到其与某公司的相关鉴定申请。再次,委托事项是对申请人李某急性腰扭伤与“脊柱手术”有无因果关系进行鉴定,并非是对腰椎间盘突出症与急性腰扭伤有无因果关系的鉴定。另外,鉴定意见及其所基于的分析说明无法律法规依据。综上所述,本机关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正确、程序合法,实体处理并无不当,申请人李某的行政复议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请求依法驳回申请人的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上述事由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接收清单》、工伤认定决定书、《绵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送达回执》两份、《认定工伤决定审批表》、《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工伤认定申请表》、李某身份证复印件、《某公司劳动合同书》、《协作招待所保安服务合同》、《入院证》、《病情证明》等证据在卷佐证。

    第三人某公司申请参加本案行政复议,但未就本案事实及法律问题进行实质性陈述。

    第三人某公司提交了:《参加行政复议申请书》、《法人身份证明》、法定代表人身份证、营业执照打印件、《行政复议授权委托书》、身份证复印件。

    经审查查明,2023年2月7日,第三人某公司向游仙区人社局申请认定工伤,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李某身份证复印件、某医院入院证、劳动合同书、病情证明等材料。工伤认定申请表中受伤害经过简述记载:“兹有李某,为某公司员工,工作岗位为安保员,……,工作时间为19:00--次日07:00。2023年1月9日20:00左右,李某在安保值班室上夜班,在值班室内走动时没站稳扑倒在值班室沙发上,引起腰部疼痛,随后躺在沙发上休息至少2小时。2023年1月11日,李某仍感腰部疼痛,于是前往某医院诊治,经相关科室诊断,初步判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腰扭伤”。游仙区人社局于2023年2月16日作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并于2023年2月23日将该文书进行了直接送达,由陈某代某公司和李某签收。2023年2月22日,游仙区人社局作出(2023)川0704工认2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该认定书“受伤害经过、医疗救治的基本情况和诊断结论”一栏填写:“2023年2月16日受理李某的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提交的材料调查核实情况如下:李某系某公司员工,派驻到某招待所从事安保工作。2023年1月9日20点左右,李某在安保值班室上夜班过程中,不慎扭伤腰部。医疗诊断情况:2023年01月11日在四川省某医院诊断为:1.急性腰扭伤。”,“工伤认定依据结论”一栏填写:“李某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认定为工伤”。2023年2月23日,游仙区人社局将案涉工伤认定决定书直接送达,由陈某代某公司和李某签收。2023年3月3日,李某向某鉴定中心申请了司法鉴定,委托事项为:对李某“急性腰扭伤”与“脊柱手术”有无因果关系进行鉴定。2023年3月16日,某鉴定中心出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李某因急性腰扭伤致腰椎不稳,于2023年1月13日在全麻下所行的“神经电生理监下脊柱后路椎管减压(腰4-骶1)、脊髓神经根松解、椎间盘切除、椎间植骨融合、腹椎横突融合、骨微动力椎弓根螺钉内固定术”手术治疗。故其手术治疗,与上班期间不慎跌倒导致的“急性腰扭伤”有直接因果关系。2023年3月27日,李某不服工伤认定结论,向本机关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2023年5月4日,申请人李某向本机关提供《病情证明》,记载:“诊疗建议:1.患者外伤后急性起病,既往无相关病史,完善检查提示腰椎不稳,椎间盘纤维破裂,椎间盘突出,继发椎管狭窄,相应脊髓神经受压,初步判断外伤劳损诱发所致…”,该文件盖有某医院门诊部诊断证明专用章的印章,并由医师王某签名。

    以上事实有:入院证、病史证明、病历档案(住院)、《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接收清单》、工伤认定决定书、《绵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送达回执》两份、《认定工伤决定审批表》、《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工伤认定申请表》、李某身份证复印件、《劳动合同书》、《协作招待所保安服务合同》、《入院证》等在卷佐证。

    本机关认为,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应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

    第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四川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二条“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以下称受伤职工)已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受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向参保地同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在省本级参加工伤保险的,向用人单位所在地市(州)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向用人单位生产经营地的县(市、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故游仙区人社局有认定案涉事故伤害的行政职权。

    第二,关于案涉工伤认定行为程序是否合法。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第十八条“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工伤认定申请表;(二)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三)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工伤认定申请表应当包括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以及职工伤害程度等基本情况”、第二十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应当自受理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60日内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工伤认定的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和该职工所在单位。”,《四川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收到工伤认定申请后,应当在十五日内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核,材料完整的,书面作出受理或者不予受理的决定…”,结合本案事实,案涉事故伤害发生于2023年1月9日,某公司于2023年2月7日提交申请工伤认定,游仙区人社局于2023年2月16日作出受理决定书,2023年2月22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于2023年2月23日送达,符合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的程序性规定。

    第三,关于案涉工伤认定行为事实是否清楚。对于本案争议焦点“腰椎间盘突出症”是否属于工伤,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可以看出,工伤体现的是劳动者受到的急性伤害,也就是由于外部因素直接作用而引起机体组织的突发性意外伤害,如突然的、意外的外力作用。但是,腰椎间盘突出症的病因既可能有内部因素,如腰椎间盘的退行性改变、长期反复外力造成的损伤、椎间盘自身弱点、个体遗传因素、腰骶先天异常,也可能有外部因素,也就是诱发椎间隙压力突然升高的因素,如突然负重或增加腹压等。内部因素产生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显然不符合工伤认定的标准,如长期伏案工作的劳动者导致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是由机体慢性发展形成的,并不是由突然的事故伤害所致,不予认定工伤。但是,针对外因诱发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并不能当然排除工伤认定范畴。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本案中,被申请人在尚未尽职调查的情况下,将“腰椎间盘突出症”排除在工伤之外,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问题。

    综上所述,故本案具体行政行为存在事实不清的问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撤销被申请人绵阳市游仙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23年2月22日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被申请人于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对案涉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如对本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可以自收到本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绵阳市游仙区人民政府

    2023年5月24日

    浏览次数: